小说阅读网 > 奇幻·玄幻 > 放神记 > 第001章: 我是谁

放神记 第001章: 我是谁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放神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夜。

湟水河畔的夜,寒风呼啸,滚滚的河水拍打着岸边的岩石,发出哗哗的声音。

天幕一片漆黑,离巢寒鸦发出凄惨的鸣叫声,孤独地在夜幕中漫无目标的飞翔。

夜幕深处,湟水河畔。

一个细长的身影低着头缓缓向着河边走来。

“我是谁,我究竟是谁”。

细长的身影不停的放声大叫,叫声里充满了怨恨,充满了无奈。

寒夜无语,一切都是万籁俱寂。

远山近水一片朦胧。

苍穹如幕笼罩着大地,唯有河水静静的倾听着,这个今人悲伤的凄凉叫声,似乎用无声而猛烈的浪花回答。

“你就是你,你只能是你”。

细长的身影听着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回答,疯狂的怒吼:“我不是我,我是谁?我究竟是谁?”。

流水远去,浪花依旧。

细长的身影,缓缓地向着河里走去。

瞬间被猛烈的浪花淹没了,只剩下“我是谁,我究竟是谁?”的无穷回声,依然在茫茫夜空里来回飘荡。

良久,一切变得十分宁静,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天色缓缓放亮,苍穹无幕光明瞬间既至,又是一个晴朗的天空。

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躲开了,一龙红日缓缓的从东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昆仑山脚下黄水河畔的湟水山庄,人声鼎沸,仆人和家丁们一个个愁容满面,眼里充满了泪水。

湟水山庄庄主陆天明一夜之间离奇消失的消息,在山庄里不翼而飞,就想一条百度头条上的新闻一样持续的发酵,吸引着山庄里所有人的眼球。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湟水山庄,庄里的每个人心头都笼罩着一层阴云,一个个提心吊胆起来。

每个人都在问,庄主去了哪里?是生是死?今后湟水山庄应该怎么办?

庄民们眼中含泪,三三两两的坐在大街小巷里,抱头痛哭。

“庄主啊,庄主,你可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了,今后我们无依无靠,到底怎么办,如何才能抵御魔界的入侵”。

“庄主啊,庄主,你快回来吧,我们想念你,我们不能没有你”。

一声又一声悲惨的哭泣声传遍了大街小巷,穿过草屋土墙,飘向了远方……。

几个胆大的家丁在大街小巷里不停的吆喝。

“所有人集合,所有人集合,我们一起去找山庄的公子,让公子想想办法找回老爷,找回庄主”。

随着家丁的吆吼声,原本哭泣的庄民,急忙起身飞快的向着九龙大殿跑去。

这九龙大殿就是湟水山庄庄主陆天明经常居住的地方,九龙大殿十分雄伟壮观,一个巨大的院落中间分布着九个小院落。

一个个错落有致的小院落按照九宫八卦的位置整齐的排列着。

中央的黄龙殿挑梁画柱,金碧辉煌,殿前燕子双飞,殿后柳绿花红。

一群群庄民在几个家丁的带领下纷纷来到了九龙殿前在广场上,大声呼喊“我们要见公子,我们要见少爷……”。

九龙殿朱红色的大门紧闭着,殿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殿前聚集的庄民越来越多,瞬间就把整个九龙殿前的广场围的水泄不通。

一浪又一浪的呼唤声从人群中散发出来,传向了九龙殿里。

“我们要见陆公子,我们要见陆少爷”。

“找回老爷,找回老爷……”。

九龙殿里依然静悄悄的,那震天动地的呼叫声,惊起了一群又一群白杨树上的寒鸭,呱呱的叫着展翅飞向高空,惊奇的望着广场上黑压压的人群。

湟水山庄坐落在黄水河畔,依山傍水建立,山庄后面就是湟水河畔钉钉有名的凤凰山,传说女娲炼石补天,捏土造人累倒在这里后,化作了一只美丽的五彩凤凰。

山中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四季如春,是昆仑山脚下西海周界最优美的风境。

山上金碧辉煌的九天玄女庙,散发着金光灿灿的光芒,远远望去就向西海中央的一颗璀璨明珠。

山前一条弯弯曲曲的湟水河,就像一条长长的水龙,缓缓的向东流去。

八座巨龙一样的山峰迎面而来,加上湟水河这条水龙,形成了“九龙朝凤”的壮丽奇观。

湟水山庄的会客厅里,陆天明唯一的独子陆方春眉头紧锁,无精打采的低头坐在椅子上。

这突如其来的横祸,让这个年方十三的少年,怎么也无法接受,脸上挂满泪珠,心里充满了迷茫。

13年前他的出生就是一场灾难,母亲生他的时候因难产而早亡,他降生的当日,一场千年难遇的洪水突然爆发,摧毁了周围的一切,草木枯萎,大地一片荒芜,生命绝迹,鸟兽无存。

说也奇怪,在巨大的洪水面前,凤凰山下的湟水山庄却安然无恙,没有受到洪水的任何冲击。

陆天明站在九龙殿前,沉思了半响说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为了避免日后的灾难,就给这个孩子取名叫陆方春吧,希望这孩子就像春天里的花朵一样,无灾无难!

从此就和父亲相依为命的陆方春,打从记事开始,就从来没有离开过父亲陆天明。

从此每年正月初一的时候,陆天明就会带着他,早早的起身来到凤凰山上的九天玄女庙中,跪拜祭奠。

奇怪的是每次祭拜的时候,都会雷声大作,原本晴朗的天空就会阴云密布,大雨倾盆。

父亲陆天明给他的解释是九天玄女显灵,可陆方春心里十分疑惑。

暗暗想道:“如果真是九天玄女显灵,为什么不是绵绵细雨,而是倾盆大雨呢,这可能是九天玄女发怒吧”。

每次祭拜的时候,陆方春就会有这个想法,可是面对威严的父亲,他不敢说,只有乖乖的听从父亲的,父亲说怎么做,他就会怎么做。

众人都说我的出生是一个不祥的开始,难道我是一个不祥的人吗?

此后的十三年中这个疑问一直萦绕在陆方春的心头。

就在今年祭拜的时候,陆方春心里默默的说道:“九天圣母呀九天圣母,你能不能不下暴雨,难道十三年的诚心叩拜,你也要挑三拣四吗,即便我是一个不祥之人,13年的祭拜足以显示我悔过之诚了,你还要我怎么做,才能放过我”。

就在他默默的祈祷完毕后,天空里雷声大作,从昆仑山方向由西向东飘来了一大片黑压压的乌云,闪电布满了天空。

震耳欲聋的雷声夹杂着一道又一道的闪电,不停的肆虐着凤凰山的山顶。

只看见无数闪电交汇处,出现了八个金光灿灿的大字“五龙出世,凤凰涅槃”。

陆天明看了这八个大字惊的瘫倒在地,用手指着茫茫昆仑说道“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如果是报应就冲着我来吧,他只不过是一个孩子,一个才十三岁的孩子呀”。

陆方春惊奇的看着父亲,父亲脸上充满了惊恐的神色,眉宇间充满了无奈。

陆方春急忙跑过去扶起瘫倒在地的父亲问道。

“父亲到底怎么啦?”。

陆天明一句话也没说,急忙拉起陆方春的手,急急忙忙的走下了凤凰山,回到家里闭门不出。

待在屋子里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仆人和家丁们怎么敲门都不开,怎么叫也不理。

直到第三天的中午,陆天明笑容满面的走出了屋子。

看到父亲高兴的样子,陆方春也不好再问什么,只好把一个又一个的疑问藏在心底里。

他隐隐约约觉得,父亲的身后一定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可是这个秘密除了父亲自己,也许天底下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如今,父亲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这样一夜之间,活生生的不见了。

又是一个没有办法猜透的谜底,从小到大他早已经习惯了,一个又一个的谜局。

他曾经无数次怨恨过父亲,愤怒埋怨过父亲,因为他太神秘,父子之间很少有交心的交流。

他对自己的父亲即感觉到熟悉,又感觉到十分的陌生。

在他的影响里父亲是一个神秘的人,身后有着一些神秘的事情,可是如今父亲神秘失踪。

他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心里眼里,满是父亲的样子。

他强忍着内心的悲痛,极力回忆父亲生前一幕又一幕的往事,看看能不能找出父亲失踪的原因。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异样的地方?

唯一可以想到的就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道。

陆方春清晰的记得,那是一个月前,一个月圆的深夜。

所有人都已经熟睡了,突然间山庄的大门猛烈的被人敲击着。

正在屋子里闭目养神的父亲陆天明听到敲门声后抬头向窗外望了一眼说道。

“方春,开门看看去,什么人在敲门”。

“是,父亲,孩儿这就去看”,伴随着回答声,十三岁的陆方春飞快的跑到了门口。

湟水山庄的门吱呀呀的打开了。

门口站着一个白长发飘飘,须眉皆白,眼眶深陷,两眼迵迵有神的白眉老道。

老道一身的傲气,斜眼看了陆方春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很没有礼貌的冲进了大门,大声喊道:“哪个是陆天明……哪个是陆天明……”。

陆方春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道这老道是何许人,便紧紧的跟在了老道的身后,双拳紧紧的捏着。

听到老道的喊叫声后。

陆天明急忙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抬头一看,院子里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白眉老道。

白眉老道满脸的怒容,狰狞的脸上充满了杀气,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陆天明。

陆天明急忙问道:“敢问道长尊姓大名,深夜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天明兄,你真是好眼力呀”,白眉老道哈哈大笑说道。

陆天明看到满身杀气的白眉老道转怒为喜。

紧张的心情,舒缓了许多,微微笑了笑,惊奇的说道:“不知尊驾是谁,恕陆某眼拙,一时难以认出,还请道长明示,失礼之处,多多海涵”。

听了陆天明的话,白眉老道大怒,原本晴朗的脸上,又布满了阴云,冷冷的说道:“昆仑道人方天义“。

“天明兄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难到你忘了十三年前的约定吗?”。

“昆仑道人方天义”这几个字,就像晴天里的一声霹雳,惊的陆天明半天回不过神来,睁大眼睛仔细的打量着白眉老道。

惊奇的说道:“天义老弟,原来是你呀,快进屋说话,外面风大”。

就这样父亲陆天明和白眉老道一前一后走进了父亲的屋里。

陆方春看到父亲和老道说起话来,害怕打扰到父亲,悄悄的离开了。

也不知道白眉老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从此以后陆方春感觉到,父亲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变得不苟言笑了,整日里闷闷不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陆方春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有一日实在忍不住就问父亲:“父亲大人,不知道你有什么心事,能给孩儿说说吗,孩儿愿为父亲分忧解难”。

听了陆方春的话,陆天明生气的说道:“大人的事小孩就不要多参与了,好好读书才是真的,千万别忘了每日勤加习武”。

看到父亲愤怒的样子,陆方春吓得不敢多说。

回答了一声是,悄悄的离开了。

一边走一边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大人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这不也长大了吗”。

从此父亲把自己关在屋里,从来不见人。

陆方春极力回忆,心里默默的想,如果说有什么异常,那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个白眉老道。

如果说父亲的失踪与谁有关,那最大的可能就是与这个白眉老道有关系。

可惜那日没有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根本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陆方春一遍又一遍的念着“方天义三个字”。

突然间抬起头,面无表情的说道:“一定是方天义,一定就是这个方天义”。

同样坐在大厅里的还有陆天明的好友“江南四杰”。

这江南四杰都是名震武林的决顶高手,闲暇之余都会来到湟水山庄与陆天明讨论道法,切磋武艺。

因此江湖上一时盛传一首歌谣。

天地宽,天地宽,天地之间情最宽,西地湟水浪连天,江南四杰是侠义,西游凤凰湟水畔,天明不知春光好,最美依是昆仑侠。

这歌谣里的昆仑侠,指的就是湟水山庄的庄主陆天明。

江南四杰分别是少林派掌门慧明和尚;武当派掌门冷笑清;青城派掌门杨万里,华山派掌门陈道宗。

慧明和尚双手合什说道:“阿弥陀佛,方春贤侄你想起了什么?”。

“方天义,父亲最近接触的唯一一个人就是白眉老道方天义,自从和他见面后,父亲就变得整日里魂不守舍,无精打采”,陆方春愤怒的说道。

什么?慧明和尚脸色大变,突然站起来问道:“贤侄,你父亲失踪前和方天义见过?”。

“真是,确实见过那可恶的白眉老道方天义”,陆方春缓缓的回答道。

慧明和尚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眼前的陆方春,嘴里不停的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看着少林派掌门慧明和尚大惊失色的神色,陆方春心里猛然一惊,从方丈的表情里可以看出,这白眉老道绝对不是一个泛泛之辈,肯定是一个十分可怕的对手。

陆方春试探性的说道:“慧明大师,你一定要为家父做主呀,我敢肯定父亲的失踪一定与这个方天义有关”。

少林派掌门慧明大师好像没听见陆方春的说话。

依然惊恐的看着门外,嘴里不听的自言自语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早已葬身在昆仑山无极崖下,怎么可能生还”。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