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都市·青春 > 宫倾 > 第151章 约法三章

宫倾 第151章 约法三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沿洄河,傅砚今口中所说的,他第一次遇见她的地方,在一口漆黑的棺材里,傅砚今告诉她,那是他第一次看见一口棺材里躺着个活人,而且还是个长得太美丽的活人,这话,一直让沐一一感到酸酸的。

可是现在,她只身一人站在河边,眼前可谓是漆黑一片,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看见眼前有些郁葱的杉木,还有不远处的岸边,没有树的地方,十分平整的鹅卵石地。

傅砚今就是在这样的夜晚里,从一口棺材里把她救了出来。想想,沐一一都觉得害怕。因此,也就越来越感激傅砚今的出现,感激他没有让她就那样活活的憋死在棺材里。

如此夜色,她却要在这样的时候悄悄离开,要说舍得,连沐一一都觉得是在骗自己。

对着静静的河水叹了口气,沐一一转身就要沿着河道向上走,可身后,忽然一阵冷风吹过,让她的悲伤一阵寒冷。

“谁!”

下意识的朝着身后吼道,只是一会让的功夫,沐一一就已经吓出了汗,她猜想在这样的地方,可不比在卜国的皇宫里那样,那么幸运的会遇上傅砚今。

可是这样的事情,却犹如那势不可挡的秋风一样,在宫里传开了,因此,凤栖宫就变得比以往更加冷清了,原本偶尔还回来几个宫女帮个忙,慰问一下,可现在,除了乔寒烟之外,没人会来这里。

可是,却有一个人,总是在夜里最深最冷的时候,独自一个人徘徊到这里,不过他总是会在门口停下脚步,站的很僵直,就像是一座冰雕一样,出了神的站在那里,望着还有灯火点亮的院子里,若有所思。

嘴里呢喃的一句话总是那句“今天也没有回来”。

凤栖宫,对于澜沧洙来说永远是陌生又熟悉的,因为这里,从他把沐一一安顿在那里之后,却不曾踏进里面一步。然而,沐一一的气息,却让他始终念念不忘,就像是不就前还盛开着的海棠一样,澜国的海棠,怎会那么轻易被遗忘?

澜沧洙想,那个庭院里,往里面走的哪个屋子里,也一定充满着她的气息,芳香的檀木梳子,樱红的朱砂红纸,每一样东西上都应该会残留着她的气息。

澜沧洙渴望去感受一下那些残存的气息,可是,他却始终没有勇气迈近大门一步,尽管凤栖宫的大门在沐一一离开后从来都没有上过锁。

这一夜,注定也是寒冷而肃杀的一夜,思念的人已不再,已经没有机会再去爱,简直是生不如死。

而这样的夜晚,却让澜沧洙会时时响起在假山之下的密室里面苟延残喘着的那个男人,那个曾经告诉金元宝自己叫做纪月缺的人,因此,没到了月缺的时候,澜沧洙都会到哪里去找他,去看看他是不是还活得那么好,那么痛苦。

今晚,也是小酌的一夜。

当身披黑色斗篷的澜沧洙突然出现在那里的时候,纪月缺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他面对着眼前的棋盘,头也不抬,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坐吧”。

那一副一直在溃烂着的身体,如今也更是惨不忍睹,只不过天气的转凉对他来说绝对是老天仅有的恩赐,因为这样逐渐冷下去,他身上的痛苦会逐渐减轻,然后等着春暖花开,又会渐渐加重。当然,倘若他认为自己能活到那个时候,这一年,对于澜国来说必定是诸多波折的一年。

“今天带了什么好消息来?”

原本呆滞的看着棋盘的双眼,缓缓的抬起,却望见了那一坛子提在澜沧洙手上的酒,纪月缺就知道,今晚也不会有什么好消息。

“又是一坛子好久,看来又是没有消息。”

不惊不喜,不悲不切,仿佛就是一种最为麻木的状态,而那种心境澜沧洙怎么会体会不到,甚至比纪月缺还要强烈个一百倍一千倍。只不过,现在更让他焦虑得无法安睡的,出来金元宝的下落不明之外,就是玥玦世子带领的玥军,已经驻扎在了距离澜国境地几里外的地方。

从玥玦世子匆匆离开的那一刻,澜沧洙就早已经料到,那个野心勃勃,心狠手辣的王世子绝对不会回到玥国之后安安分分的过日子,要是不先起个什么腥风血雨来,才不正常。

果然不出所料,玥玦世子甚至连规矩都不讲,连一分战书都没有,就在几天前,突然有十几万的玥军出现在澜国之外,这让澜沧洙闭口吃了一杯苦酒,再镇定的君王,这样的事情摆在眼前,要想合上眼睛好好睡一觉,都十分困难。

“是没有消息,不过也有一个好消息,早该告诉你,玥国的军队,已经在边境五里之外了,竟然选择在收获的时候来,玥玦那家伙可真是没人性。”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