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都市·青春 > 宫倾 > 第154章 重回江王府

宫倾 第154章 重回江王府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只不过沐一一尚且还不知道冰绡口中所说的“不该回来的时候”究竟指的是什么而已。

眼下的沐一一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埋怨着冰绡并不知道她这些日子都经历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究竟是怎样被人放进了一口漆黑的棺材里,然后丢进海里,再稀里糊涂的飘到了卜国。

两个女子悄无声息的对视着,好像心里都有数不尽的话要说,但是又都在期待着对方先看口,就好像是无声的决斗一样,谁先开口了,谁就输了。

“是你让寒烟把我引到那里去,然后再把我带到这里?”

沐一一首先按捺不住,问道。

脑子里,心里都是乔寒烟的影子,是那一身水红色身影。已经与她分开整整两个多月了,之前还刚刚在自己眼前的人,只差那么几步而已,却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出戏,沐一一怎么想都觉得不痛快,更加不明白为什么乔寒烟会那么做。

“寒烟?什么寒烟?”

冰绡听了那话倒是觉得莫名其妙,一双眉毛皱起来,眼睛有些无奈的看着沐一一,那眼神告诉沐一一,冰绡何止是不知道什么寒烟,甚至连寒烟是个人都不知道。

“是你让寒烟带我来的?那寒烟呢?我刚刚还明明看到她,就离我不远的地方,我差一点就追上她了……”

沐一一有些激动和焦急。

“我怎么会知道谁是寒烟?难不成是哪个整天跟在你后面的那个小丫头?”

冰绡的表情变得更加不耐烦,在她眼里,眼前的沐一一就像是一个得了失心疯的女人,自己把人跟丢了,到了这里还找她来要人,对着她大呼小叫的。

冰绡心里虽然气愤不满,可仔细想想,沐一一之所以会追不上那个尽在眼前的寒烟,归根结底倒是也和她脱不了一些干系,因为照着沐一一的话来分析,聪明的冰绡好像能够想象得到,就是在沐一一一路紧追着那个寒烟的时候,恰好被自己手底下的人跟“请”到了这里来。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巧妙却无可奈何的事情。

看着沐一一焦急的可怜样子,冰绡倒是先拿起了那杯茶,在嘴边轻轻抿了一下。

“好了,要怪就怪你回来的太不是时候,那个寒烟,我会派人去帮你传个口信,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冰绡冷冷道,没有一丝同情的语气。

“你为什么总说我回来的不是时候?我不明白……”

沐一一早就注意到,从刚才起,冰绡的口中曾三番两次的说她回来的不是时候,可是却都没有说是为什么,好像又把什么无头帐都盖在了她的脑袋上,莫名其妙之下,沐一一到底还是有些气急败坏。

眼睁睁看着乔寒烟在眼前消失,尔后又被莫名其妙带到了这里,更加被说成是不该回来,这让沐一一怎能不气?

“你……真的不知道?”

冰绡疑惑道。

浓烟的眼眸充满怀疑的朝着沐一一打量着,明显是在质疑她是不是在装傻。

“我怎么会知道。”

沐一一无奈道,那语气像是吞了一肚子黄连一样,无处倾吐,便也懒得多说。

“难道这就是命吗?金元宝,看来,你这辈子注定要和他纠缠不清,就算是被人说是死了,也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这里,你说可笑不可笑,你知道吗?玥国的军队,已经在大澜境外只有几里的地方了,而现在,别说是洛城了,整个大澜也都已经岌岌可危了。”

犹如晴天霹雳!

就在那个黑色布袋子罩住自己的脑袋之前不久,沐一一还走在洛城的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他们安逸,幸福,整个城里看起来是那么乐融融的,谁会去相信冰绡口中的那种话?

沐一一不得不承认,自己此时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你不要那么看着我,我说的都是真的,至于为什么你会觉得不相信,是因为,外面的那些人和你一样,还都不知道这些……”

只是短短的两个月而已,却没想到,那个玥玦世子竟然做到了这个份儿上。

这不觉得让沐一一想起了自己在上了玥国的船后,当那口棺材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她仿佛就能感觉到玥玦有着什么心思,后来,果真她就掉进陷阱里去了。想想那个和自己万分相像的人,沐一一就觉得背鳍发冷。

现在,沐一一在这个房间里仿佛就能看到在遥远的地方,在澜国境外,玥玦世子坐在帐篷里面那种诡异的表情实在是恨容易就想象得到。

“为什么会这样?你说的都是真的吗?那……他,还好吗?”

“他?难道是你指那个高高在上的国君吗?”

冰绡讽刺道,显然是明知故问。

沐一一的语气瞬间就软了下来,好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他,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又一个人过的一点也不好。”

冰绡迟疑了一会儿,一脸鄙夷的看着沐一一,那样子仿佛就像是看着什么仇人一样。殷红的唇紧闭着,看上去她根本就不想在说下去。

不过,就算冰绡不开口,沐一一也知道,这个世界上,知道她的死讯后,会难过的人,沐一一只能想得到一个,那便是江稷漓了!

冰绡就像是一个指路人一样,只不过是用几个字轻轻一点,就让沐一一收起了所有的愤懑,就连冰绡的事情,也都先搁置在一边了。她低着头,眼睛低垂着,眼神落在字的鞋尖上。

“自从两个月前他知道你死了以后,哦,我是说,皇宫里传来你急病去世的消息之后,他整个人就变了,变得一天天魂不守舍的,跟个行尸走肉一样,倘若你看见他那个样子,一定会笑死的吧……”

若是不知道的人,谁会看出来冰绡口中所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丈夫?一个女子会这样脸挖苦带讽刺的说自己的丈夫好笑,这究竟是出于什么居心是任何人都难以揣测的。可若是像沐一一这样知道内幕的人,却也能够感同身受了。

毕竟在几个月前,沐一一虽然并没有亲眼看到那场悲剧,可是当时整个皇宫里面却是传的沸沸扬扬的。尽管是因为一碗甜汤演变成的流言蜚语,可消息就是那样瞬间迸发了。

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为了救困在天牢里面宁死也不承认的江稷漓,沐一一平生第一次在那个雨夜里跑到澜沧洙那里,苦苦哀求,换来的竟是这样不算太美好的结局,这件事,亦是让沐一一心里揪着个疙瘩。

而如今,看冰绡这个样子,沐一一心里就更加自责了,这样,虽然是救了江稷漓一条命,却是害了两个人都不幸福,如同活受罪一样,她甚至是视自己为千古罪人了。

“怎么?你那是什么眼神?”

冰绡见沐一一呆呆的看着她,忽然问道。

“没,没什么,只不过经你这么一说,我也是好久都没见到江王爷了,不知道他如今可好,是否安康,**王是否还是那样健朗,咳嗽病好些了没有……”

如同自言自语一般,那些关切的话在冰绡听起来就真的如同耳旁风一样,不痛不痒,不悲不喜的,看起来只不过像是有纠缠的人之间的客套话而已,虽然不多余,但是说了却不如不说。

“那老人家好得很,好像你离开江王府对他来说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至于江稷漓,你知道的,他不会过得好,因为现在他的妻子不是你,而是我,呵呵……”

冰绡从桌边站起来,背过身去,不想再多说些什么,只是自顾自朝着门口走去。

“你就暂且留在这里吧,这里是哪里你应该知道,没有地方比江王府更安全了。”

说着,冰绡就要推门出去。

“为什么让我留在这里?”

沐一一叫住冰绡,问道。

冰绡站在门边,并没有回头。

“你以为洛城还是以前的洛城吗?倘若我告诉你,也许你刚才在街上已经被隐藏在其中的玥国人看到了,你还敢出去吗?再者……若是你还想活着见到皇宫里的那个人,你就乖乖留在这里,不要乱跑,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我不会和你开玩笑。”

随着声音的远去,门被紧紧的关了起来,房间里只剩下沐一一一个人,就连原先推到门口外的那几个人,也都随着冰绡离去了。

沐一一呆滞在桌边,耳边都是冰绡的声音在回荡着。

这房间,根本容不得沐一一去细心打量,本想找寻一下自己曾经在这里停留过的痕迹,可是看了老半天,就算是把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都挖个遍,沐一一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原来自己对江王府一点也不熟悉。

这房间,看起来似乎已经很久没人住过了,虽然之前被人打扫的很干净,可是还是透着一股尘土的味道,那味道即便是沐一一尽量不去注意,也会时而扑鼻而来,也让她清楚的意识到,这里不会是距离江稷漓很近的地方,因为爱干净的江王爷的附近,不允许有这样透着尘土味的屋子。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离别了依旧的男子,应该是被世人称之为前夫的江稷漓,他的影子仿佛就像是那房间里不该有的尘土味一样,忽然闪现在了沐一一的脑子里,然而,有一种情绪却比那些影子更加致命。

那便是,一股强烈的感觉,让沐一一迫不及待的想去看一看,分别了这么久,江稷漓究竟变作了什么模样?是胖了还是瘦了?那个知道她已经死了的男子,当他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怎样一种表情?究竟是喜悦,还是无动于衷?

想着想着,视线就变得呆滞起来,若不是那手边的茶杯不小心被自己碰倒,沐一一还沉溺在自己的思绪里。

只不过那茶杯却让沐一一瞬间想起一个人来。

那个一路跋山涉水把自己送到洛城的男子,竟然让她情急之下完全忘却了有这么一个人。惭愧之下,沐一一却还是心急如焚。

这傅砚今乃是第一次来到洛城,而且对于一个风流成性而且长相也异常俊美的男子来说,初次来到澜国这么个地方,沐一一真担心他回惹出什么事端来。

虽然冰绡千叮咛万嘱咐,不让她离开这里,可是一想到傅砚今,沐一一就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焦躁的心情了。

无论如何,都要出去把傅砚今找到才行!

想着,沐一一便一咬牙朝着门口走去。

谁知,难道是上天可以安排那么一幕,让沐一一措手不及。

当那扇门咯吱的一下应声而开,沐一一还没跨出去,就见对面回廊出有一个身影略有些佝偻的行走着。可是即便是那样,沐一一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是谁了,而对面的人,好像这辈子都不会想到在江王府的后院里还能听到有那扇门就推开的声音。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江稷漓听见有那么仄仄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也是下意识的朝着那边看去。

只不过,这一眼,就让他驻足在了原地。

那双手上,捧着一抔湿漉漉的东西,像是从哪里弄来的泥,江稷漓双手捧着泥,像一个受了惊的玩偶站在回廊里面,那双瞪的硕大的眼睛下,是一张微微长大的嘴。

而就是带着那副难看之极的表情,在江稷漓的眼里,恍如梦境一样,沐一一就那样站在门里,双手撑着敞开的两扇门,和他不近不远的对望着。

那张脸,总是让他怦然心动,即便是已经看过了几百上千次,也丝毫不会厌倦。

双手上的泥啪啪的落在了地上,掉在了他之前曾极力去维护的一双洁净的鞋子上,甚至是他衣服的下摆上,可这些他也是不管不顾,只是那样呆滞的望着回廊对面的那扇门,望着那里站着的人。

“宝儿……”

这是沐一一再一次听到江稷漓如此唤她,在那晚的洞房之后,这便是第二次了。只不过这样的称呼就像是一种恍若隔世的呼唤一样,让沐一一得意鼓起勇气,去确定眼前的这个面色惨白,一脸憔悴的男子,正是那个曾经温柔轻笑的江稷漓!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