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都市·青春 > 宫倾 > 第196章 乐萦纤

宫倾 第196章 乐萦纤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宫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知道王爷您在想什么,你是在想要是我会不会不小心把一些猎户和普通人错杀了……”

冰无论是江稷漓心里想什么,冰绡都像是能够轻易看穿一样.

“你所说的正是我心中所想……”江稷漓有些惭愧的说道。

“王爷,这您就放心吧,我曾每天派人到山上游走,切实佯装成普通猎户,我这毒本来就是用来毒海棠的,若是人中毒了,一定会像我那样昏迷几个时辰,所以,若是我不想让他们死,他们是不会死的。”

冰绡嫣然一笑,道。

“王爷,还有一件事情让我很疑惑。”冰绡忽然把脸转向江稷漓,十分严肃的说道。

“你还是直接说吧,我看我现在是什么也不知道,倒不如闭上嘴巴听你说。”

江稷漓一脸惭愧的样子,一边摇头,一点无奈道。

这让冰绡脸上忽然偏上一抹嫣红,低头悄悄的笑着。

“王爷您说笑了,冰绡也只是细心了一些而已。话说,上次我与金贵妃被人劫走的时候,我也怀疑,明明我记得我们所在的地方,那些海棠树上根本就没有被下毒,可是为什么我会中毒呢?”

这些话,让江稷漓一下子回到了许久以前。他记得当时冰绡和沐一一同时被人劫走,那个时候,傅砚今追出去之后却没追到任何影子。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冰绡是被几个猎户送回来的,当时的沐一一也是遍体鳞伤。

“没错,我中的毒的确是跟海棠上的毒是一样的,可是我碰的那些书上根本就没有毒,所以说,我就想,我是不是被人刻意下了毒,而下毒的人当时也让我自己误认为是我自己自作自受,中了自己的毒手!”

冰绡说的有些悲切,可是那些话也像是灵犀一点,让江稷漓的眼前有了些光亮。本来是在暗中徘徊,摸也摸不着头脑,可是冰绡说的倒也是有道理,让他根本就无暇去怀疑她是不是在编造另一个谎话。

在冰绡的解说下,原本是云里雾里的事情,也已经渐渐的拨开云雾见青天了。江稷漓再也没有问蝼蚁是谁,还有策划这些事情的又是谁,因为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眼前真正我危机的事情根本不是那些。

而这眼前的女子,在他自顾自的忙碌的这段时间里,却好像是突然间变了一个人,让江稷漓感到了些许的陌生。

在他的心理,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郡主,从小就脾气古怪,任性蛮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虽然聪明,但绝不是这种心思缜密的人。可是现在,眼前的冰绡让江稷漓不得不擦亮了眼睛好好看清楚。

他必须看清楚这个女子一直掩藏着的睿智与缜密,他看到一个面不改色却可以讲自己的心中所想一丝不落的说的明明白白的女子,而这个人,是被他不得已娶进了王府,然后却百般冷落的人。

现在想想,江稷漓甚至开始觉得自己是做了一件多么没有人性,且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这是他第一次向冰绡投去赞许的目光,而在冰绡看来,这样的眼神要胜过任何带有夸赞色彩言语,在好听的话,也抵不上青梅竹马的江稷漓那种肯定的神情。

“冰绡,若是你觉得委屈,你大可说些抱怨的话,这里没有别人……”突然之间,江稷漓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冰绡露出一脸惊讶,雪白的脸上,那朱砂红唇微微张开,现出不可思议的样子。她先是怔了一会儿,然后便低下头,轻声笑了起来。

见冰绡有些娇羞,江稷漓便也知道她的意思了,只是这两个人早已经彼此了解甚多,心照不宣已经足以。

**月仙居,澜沧洙和雁栖一前一后的走着,那条粉色的纱巾握在澜沧洙的手里,几遍此时已经快要落山,可是那颜色仍旧看起来娇艳无比。

可是没人知道这纱巾是用来做什么的。

月仙居一如既往的热闹,还没走到门口,就能够听见里面噼里啪啦的声音。而对于这些声音澜沧洙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一定又是那个飞扬跋扈的乐贵妃在摔东西了,心里也纳闷着吗,这一天天的哪有那么多人得罪她!

明明已经派人通报了,这乐萦纤却还是这般不懂礼数,澜沧洙心里想,这就怪不得他不讲情分了。

澜沧洙像往常那样,静悄悄的走进去,因为他知道,在里面的那个女子根本不会像其他的妃子那样热情的迎出来,而是会在里面笑盈盈的等着他进去,然后像一只蝴蝶一样飞舞着朝着他投怀送抱。

今日,好像没有一件事情有所改变。

月仙居那些被摔的粉身碎骨的东西在他进来之前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而里面站着的,是那个永远都喜爱粉色纱裙的乐萦纤,她站在那里,如仙女一样清丽脱俗,乍一看,却与那凤栖宫里的人有几分神似。

澜沧洙看到乐萦纤的第一反应,永远都是低下头一声笑,然后缓缓的朝着她走去。

“陛下。”

那冷傲的招呼,像是一种低调的施舍,让澜沧洙早已经习惯。

他深知,虽然他是大澜的皇帝,可是在这样的女子的眼里,和其他的男子根本就没什么两样。因为像乐萦纤这样被送进他国做贡品的女子,一般都是王公大臣家的女子,从小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她们从来都不会去巴结谁,谄媚谁。

这样的一声招呼,让澜沧洙既熟悉又觉得悲哀。

“怎么,又摔东西了,你这月仙居一天可这是热闹,我看你这里的宫女们每天绝对是不会觉得无聊的,因为有你这样的主子天天表演摔花瓶,摔茶杯,就差把朕也给摔出去了……”

澜沧洙宠溺的看着乐萦纤,调侃道。

那乐萦纤的脸蛋上忽然一阵通红,涨的耳朵都红了。她难为情的朝着那些低着头面无表情的宫女们看了看,她知道,在这里没人敢嘲笑她。

她娇羞的在澜沧洙怀里扭捏着,那种集万千宠爱与一身的感觉,忽然让她有些飘飘然。

澜沧洙对乐萦纤的宠爱其实并没有一点的虚假,虽然最初是因为她与那金元宝有些相像,可是,她曾经陪他度过一段很煎熬的岁月,虽然蛮横骄纵,可是澜沧洙再无情也会将那些时光当做是一种快乐,这些都是乐萦纤曾经带给他,而金元宝却给不了他的。

他将乐萦纤搂在怀里,他的眼神有些恍惚,以至于那怀里的人仰着头看着她,他却看不清楚她的面庞。而他手里的那条纱巾,却被他越握越紧。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