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逆天大叔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逆天大叔》147、故人夜谈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午宴不欢而散,来自各地的三十六个佣兵团,总共六百二十人被锁在各自的房间内,不能外出。

黎春秋按照顺序一个个盘查,而他选择的第一个人就是那个从刺客手中救出他的佣兵。

叶渊和莎莉亚单独坐在房间里,面对面沉默着。半晌,莎莉亚才问道:“你到底什么人?”

叶渊摊摊手一如既往的表情回道:“我是边境商人啊,还会一点医术。”

莎莉亚摇着头道:“我当你是朋友,但你却藏得这么深,刚才那把飞刀是你的吧,这种力道和速度,还有精准度,简直匪夷所思。”

叶渊却是抱怨道:“唉,都怪那个刺客,午饭我都没吃饱。”

见到叶渊转移话题,莎莉亚没理会他的话题,继续逼问道:“现在公爵在调查,如果现在你不告诉我实情,我们的口供便会有漏洞,到时候你连累的不止是你自己!”

叶渊终于正眼看向了莎莉亚,然后无奈道:“我们当时在角落,距离公爵足有三十多米,你认为谁扔飞刀这么准?不但正中移动目标,还要插入墙中,你以为我是超人吗?”

叶渊这番话正是莎莉亚疑惑所在,的确,这样长的距离,不要说飞刀了,就是普通制式手枪也打不了这么准。

难道真的不是叶渊,但那把飞刀却和他拿出来吃肉的一模一样。

似乎为了验证莎莉亚的猜疑,叶渊将那把飞刀拿了出来,晃悠着说道:“这是中华田园刀,只要你在华夏土地上走一圈,到处都能买到。就这一点最多只能证明那人可能是华夏人,除此以外还能证明什么?”

莎莉亚闻言细想一下,确实就是如此,而且按照刺客的速度,想要准确用飞刀打中他,距离至少在十米以内。

排除了叶渊,莎莉亚似乎有点失落,在她内心其实是希望叶渊就是隐藏在暗处的高手,就像仓库伏击那次,应该也是高手出手,才能吓退对方。

莎莉亚整理了一下思路,对叶渊说道:“如果真不是你,等会调查身份时,你一口咬定你就是越国人,是随团医生,出身在八台镇,其他由我来解释。”

接下去,莎莉亚再次和叶渊对了次口供,确保万无一失。

这时,已经是夜晚时分,门口响起了管家的敲门声。

进来的除了四名护卫外,便是公爵黎春秋,他的目光扫过莎莉亚,落在了叶渊身上。

“我们……见过?”黎春秋打量着叶渊,不确定地问道。

叶渊果断摇头道:“公爵大人,我们从未谋面。”

黎春秋皱了皱眉头,然后再次看向莎莉亚,对着她问道:“血玫瑰?你们不是在金三角活动吗?为什么要接我的委托?”

莎莉亚毫不犹豫道:“为了钱,沙坤那里不愿给钱,你愿意出高价,就此而已。”

黎春秋哑然失笑道:“好理由,我问过好几人了,你是第一个如此直接的,毫不加修饰。”

莎莉亚理直气壮道:“是什么就说什么,没有可掩饰的。公爵大人,我们绝对不是刺客,我们的背景你可以调查。”

黎春秋摆摆手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是,我只是在找一个故人,但我却不确定,所以想要亲自看看。”

莎莉亚奇怪道:“公爵大人,你已经找到刺客的线索了?”

黎春秋却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叶渊问道:“听说血玫瑰只收女子团员,为什么此行却有男人跟着?”

莎莉亚按照原来的口径开始解释,在她的描述中,叶渊就是随队医生,医术奇特,而且还对她们有恩,所以她们才破格带上他。

黎春秋好奇地对叶渊问道:“哦,你是医生,那么你专精哪方面?外科吗?”

莎莉亚害怕叶渊答错,帮着他回道:“他学习过金针术,可以减轻外科手术的痛苦……”

莎莉亚话没说完,黎春秋便盯着叶渊说道:“金针入穴?对吗?”

叶渊叹了口气,然后回道:“这种手法不是不传之秘,华夏人很多都会。”

黎春秋却说道:“但不是每个人都如此精通,能被血玫瑰破格看上,你的技术一定不错,有机会我很想见识下。”

说完这番话,黎春秋便站起身,竟然径直离开了。

叶渊这时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不用找机会了吧,今天不就是最好的机会?”

黎春秋微微侧过头,轻笑道:“没错,那么就有劳你了。”

叶渊对着莎莉亚说了句:“我去去就回。”接着便跟着黎春秋一起离开了房间。

看着叶渊的背影,莎莉亚感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华夏商人了。

黎春秋走在前面,叶渊跟在后面,一起来到了前院中,在花圃里种着密密麻麻的彼岸花。

“当年在松山绝地,我被人追击,身边只剩下一个卫兵,也是看到了山谷中密密麻麻的彼岸花。当时我还以为自己或许就要死了。”黎春秋有感而发道。

叶渊却摘下了一朵彼岸花,轻声道:“彼岸花是冥界之花,它引导着迷途的魂灵,找到归去的道路,不至于成为孤魂野鬼。但是如果彼岸花沾染上生人的鲜血,便会成为地狱之花,收割亡灵的灵力。”

黎春秋深深看着叶渊说道:“当年松山绝地里,那些彼岸花就沾染了亡者的鲜血,如果没有这些鲜血,我也不可能逃出去。”

叶渊说道:“那时候只能有人化身为恶魔,行恶魔之事,即便因此坠入地狱,因为当时在他心中,这些杀戮都是为了未来的正义。”

黎春秋叹息道:“你终于还是承认了,叶渊!”

叶渊看着黎春秋半白的双鬓说道:“黎军长,你老了。”

黎春秋却对叶渊说道:“叶教官,你也变了。”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黎春秋从管家那里接过一壶典藏的米酒,和叶渊坐在彼岸花前对饮了起来。

“当年我们也是这样对饮的,但如今却是物是人非了。”黎春秋感慨道。

“确实,我去了华夏,你却成为了公爵,权倾越国。”

“权倾越国?越国的权力只能掌握在国君手里,你我都一样,只是工具而已。不然我为何要招募如此多的雇佣兵?”

叶渊闻言一惊,然后猜到了什么问道:“这次要刺杀你的……是那位?”

黎春秋没有回答,而是指着豪华的庄园说道:“你看这里,是不是很大,是不是很奢华,但这一切都是那个人给的,他要你是什么身份,你就得是什么身份,一旦逾越了,即便不是你愿意的,那也是大罪,那就应该死!”

叶渊恍然道:“难怪今晚你被刺杀了,你也不急着追根溯源,原来你心中早就猜到了。”

黎春秋将酒杯递到了叶渊眼前说道:“其实这一切都在我预料中,唯一让我感兴趣的只有这把没入墙根七分的飞刀。”

叶渊看着黎春秋手里的飞刀,毫不客气接了过去,藏在自己腰带中,这是他的武器,也是他的根。

“对了,你怎么会想到回到越国的,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情?”黎春秋想起了叶渊的来意,便问道。

叶渊看着天空呢喃道:“在我走后,他怎么样了啊?”

黎春秋知道叶渊指的是谁,回答道:“他的性格你是知道的,绝对不会认输,直到如今也是。”

叶渊苦笑道:“这次可能就是他叫我来的,我觉得是时候了结这一切了。”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