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醒龙 > 第一章 吃瓜群众

醒龙 第一章 吃瓜群众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醒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当今天下一分为二,以莫桑河为分界线,莫桑河纵横绵延数千公里。

莫桑河以南是大梁王朝,而莫桑河以北的另一个王朝,叫洛华王朝。

两个王朝之间,夹杂着无数小国,各个国家连年战争不断,但随着一批又一批修炼者的崛起,王朝对于江湖的把控,都显得越来越弱。

故此,大梁王朝威德三年,也就是大梁太上皇在位第三年的时候,建立起了专门针对妖魔鬼怪和修炼者的镇抚司,镇抚司内由黑骑坐镇。

黑骑的主要任务,就是对付那些不听话的修炼者,以及侵扰百姓的妖魔鬼怪。

云河镇是地处于大梁王朝登州的一个小镇。

云河镇正巧处在大梁王朝南北经济往来的要道之上,故此镇子虽小,可繁华程度却不输京城,有着小帝都之称。

云河镇的长隆布庄,是一家小有名气的商行。

此时,布庄门口,一名少年正拿着一把几乎只剩下竹柄的扫把,清扫着半黄落叶。

少年看上去约莫十五六七的年纪,从背后看身材匀称,若是从侧面看,就显瘦弱。

这一会扫地的功夫,少年的额头就出了不少汗水,好在已经是十月的天,若是往前走两个月,他怕是能被热中暑过去。

兴许是扫的累了,少年把几乎只剩竹柄的扫把往门口一靠,一屁股坐在门口台阶上,撑着脑袋开始发呆。

只见他陆续压下大拇指、食指、中指后,又把中指和食指竖了起来,只压下一根大拇指。

“唉,这个月,好像又只存下了十个铜子。”张小洛重重的叹了口气。

张小洛出身清贫,是从云河镇外八十里处的民福村走出来的。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打他记事起,他就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块。

爷爷张大河,种田的农家翁;奶奶李黄花,靠着一手织布的手艺,补贴家用。

日子虽然过得清贫,但老两口待张小洛极好,甚至不惜花光自己的棺材本,供张小洛到私塾念书识字。

张大河是威德十三年退下来的老兵,他常常在张小洛耳旁唠叨,若是他当年识字,今个该是在朝中混上个一官半职了。

所以,张大河知道念书识字的重要性,穷人家的孩子,想要翻身,可能也唯有念书考取功名这一条路了。

不过,人生往往充满了意外,张小洛十三岁那年,民福村的教书老先生溘然长逝。

若想继续念书,唯有到六十里外的另一个村子,而且那里的学费,会贵上一倍。

老两口的头发,一夜间白了很多。

张小洛看着心疼,于某一个夜晚,留下一封能够让张大河看懂的书信后离家出走。

当了一辈子兵的张大河看了信之后,沉默良久,没有选择去追回张小洛。

当朝四大异姓王,五位大将军,哪个不是起于草莽?

年轻人,还是让他自己去闯吧,但是闯累了可千万记得回家。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买下大宅子,把爷爷奶奶接过来?”

张小洛目前的心愿,就是在云河镇置办一处房产,然后把爷爷奶奶接过来享福。

他第一次到云河镇的时候,仿佛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原来教书老先生给他讲的书本上的亭台楼阁,竟是真的存在的,这么高的大楼,是怎么建起来的?人又是怎么上去的?

张小洛当即就发誓,以后要带着爷爷奶奶定居在这。

不过,一个十三岁的小娃娃,真没什么赚钱的能力。

好在张小洛是个讨喜的小家伙,云河镇百姓都喜欢他,待他极好极好,故此虽然赚不到什么大钱,但日子过得也算痛快。

但他还是希望能赚大钱把爷爷奶奶接过来。

上个月他去县衙处,和一个关系比较好的捕快老哥打听,才得知,云河镇最便宜的带院子的宅子,竟是要一百两银子,而不带院子的,也要八十两银子起步。

好家伙,按照银子和铜子的兑换比例,他现在连一两银子都没有!

这大几十两银子,他得存到猴年马月?

“小洛,去买些酒菜回来,一会我要见重要客人。”

长隆布庄掌柜何毕走了出来,随后丢给张小洛一个钱袋子。

“好!”

张小洛立刻起身,接过钱袋子,屁颠屁颠的朝酒楼走去。

镇上能够让人竖起大拇指的酒楼,不过那么两三家,云河酒楼就是其中最好的那一家。

光看这名字,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到,这云河酒楼背后,铁定站着官家的人。

所以能不好吗?

不过,张小洛才走进云河酒楼,就发现氛围有些怪怪的。

今日生意似乎冷清的很,只有两桌客人,其中一桌是一个老头和一名少女。

另外一桌,是八个穿着银甲,披着黑披风的年轻人,每个人腰间都配着一柄战刀。

“闰叔,照例弄些酒菜,我带走。”张小洛对着酒楼掌柜的招了招手,两人的关系十分熟络。

闰叔连忙踩着小碎步走了上来,附在张小洛耳旁小声说道:“今天本来不对外营业的。”

闰叔说着,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那两桌客人。

“不过,是你的话,我就给你弄些酒菜,但你在这坐着,切莫发出声响来!”

闰叔对那两桌客人,似乎有些忌惮。

“哦。”张小洛明白轻重,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话说不知道那被贬至此的孙若义如何了,一个文人,写什么不好,偏偏写些露骨的东西,真当自己是文圣了?”

闰叔才转身回后厨去吩咐厨师做菜,张小洛就听到了那八个年轻人的交谈声。

啪嗒一声,筷子拍在桌面上的声音响起。

张小洛循声望去,只见那少女站了起来,一只手撑在桌面上,手底下是被压着的筷子。

“是啊,一个文人,写什么不好,偏偏写些露骨的东西,这不是在揭朝中权贵们的皮吗?没了这层皮,他们怎么在这天下百姓面前混?”

“学学那李钰安不好?写了一首《相吟》,从此得刘相‘赏识’,立刻从无人问津的乡野三流小诗人,一跃成为朝中炙手可热的新秀。”

“若是学不来这份没脸没皮,也可学学那从九品巡检王陆凤,从远在京都三千里外的卯州,只身纵马,赶赴京都,以头撞皇宫的巍峨城墙,大骂当朝一品大武官卫镇,骂上几句‘穷兵黩武’、‘嗜杀好斗’,一准也能升个一品、一品半的。”

“运气够好的话,也许能从地方官变京官,那可比提了品级还让人兴奋,地方官的油水哪有京官足?要知道他们地方官捞上来的油水,一大半还不是上供给京官的?”

“还有,若是没有那只身纵马三千里,拼死一搏的勇气,还可以……”

“够了,莫再说!”少女身旁的老头微微蹙眉,抬手打断了少女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话。

“哼!不说就不说!”

“反正啊!这朝廷就跟这菜一样,都坏到心子里去了!叫百姓还怎么稀罕它?”

少女冷哼一声,用筷子挑出菜肴中的一颗发黑的菜心,甩在了桌面上。

“你似乎,对朝廷的怨气不小啊?”

另一桌的八个年轻人,纷纷把目光投向这名少女。

其中一名年轻人的腰间,除了配备一柄长刀外,还配了一枚玉佩,众人似乎以他为首。

“关你屁事!”少女回头,用冷冽的目光盯着那八个年轻人。

“脾气不小啊!”

其中一名年轻人一脸轻佻的走了过来,隐隐露出另一侧腰间的一枚令牌。

那是一块黑色令牌,材质有些像是玄铁,在上面有一个“黄”字,在“黄”字的左下方,还有一撇。

“你觉得,你这黄字黑骑,而且还只是个正在接受考核的黑骑,很牛?”少女不屑的撇撇嘴。

镇抚司黑骑,分“天地玄黄”四个品级,黄级是最下品,而令牌上带一撇的,还不算是正式黑骑,是正在接受考核的黑骑。

那名走过来的年轻人面色一滞,回头看着他们的头头。

那领头年轻人,也是微微蹙眉,这少女似乎有些来历?

“回来吧。”领头年轻人说道。

他们是来历练的,他不想惹事。

但他不想惹事,不代表其他人也不想惹事。

队伍中的二号人物,长着鹰钩鼻、有着一对小眼睛的一名年轻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阴恻恻的笑着,朝着那少女走去。

“大家都是吃个便饭而已。”少女身旁的老者微微蹙眉,言下之意是不想和他们有瓜葛。

“本少爷被打扰了雅兴,这饭可吃不下去了,倒是有些想揍人。”那鹰钩鼻年轻人肆无忌惮的说道。

“不要自毁前程。”老者的脸色沉了下来。

“自毁前程?你可知我爹是从三品宣威将军?”鹰钩鼻年轻人大笑一声。

“李前程,回来!”领头那年轻人轻喝一声。

李前程回头看了眼他们这次的领队,浑然不在意。

“曹正清,你爹和我爹是平级,你不过痴长我一岁,混成了小队的队长,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李前程不屑的撇撇嘴。

“原来是李三茂那个老头的儿子。”少女笑了起来。

“你敢直呼我爹名讳?”李前程怒目而视。

曹正清听到少女的话,却是心中一沉,那一老一少,来历绝对不简单!

“憋了好几天了,今天就好好发泄下!你若事后不服,我可以纳你为妾!”李前程又舔了舔嘴唇,贪婪的盯着含苞待放的少女。

“混账东西!”老者这次是真怒了,从怀里摸出一块令牌,猛地拍在桌面上。

这块令牌也是纯黑色的,和李前程腰间那块,似乎同出一源,只不过上面的是个“天”字,而且在“天”字的左上方,有个“一”。

李前程看清了那块令牌,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曹正清也暗道一声不妙,早就听说,黑骑中的天字一号偶尔会来视察新人们的考核任务,没想到被他们遇上了!

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空气都变得死寂了,一时间没人再敢开口说话。

咔嚓一声。

一声嗑瓜子的声响,打破了沉寂的氛围,众人齐刷刷转头,目光落在张小洛身上。

张小洛嗑瓜子的动作顿时一滞,眼神在两伙人身上来回瞟,弱弱的问道:“我是不是吵着你们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