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醒龙 > 第十三章 寸土寸金是长安

醒龙 第十三章 寸土寸金是长安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醒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说实话,张小洛和秦仁有点慌。

听了包多目的话,两人知道,这吕九,是个很危险的人物,情绪随时会炸裂,搞不好就给他们一顿毒打。

“吃。”

吕九的声音平平无奇,指了指两人面前的饭。

两人对视了一眼,咋办?那就吃呗!

张小洛先起筷,秦仁也跟着动筷。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三人身上,因为吕九在剑宗也算是风云人物了。

没人知道,吕九打算干吗。

“师父叫我问你们,愿不愿意拜师。”吕九咽下一口饭后,开口问道。

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张小洛和秦仁忍不住捏住了鼻子。

师父?什么师父?两人并不知道吕九的师父是谁。

但是,根据带他们进入混元世界的执事师兄白英卓所说,最好是能选择一个师父拜师。

按照剑宗这“放养”般的模式,的确是需要一个师父来指导,否则遇到问题都没处解惑。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吕九的师父是谁,也不知道厉不厉害。

拜师嘛,当然想找一个厉害点的师父咯。

“还请师兄容我们考虑考虑。”片刻后,张小洛这般说道。

吕九没有说话,直接起身离开了,饭也仅是吃了两口。

张小洛和秦仁再次对视一眼,觉得今个发生的事,真稀奇。

“哇靠!你们竟然拒绝了九师兄的邀请?你们知道九师兄的师父是谁吗?”

就在此时,已经离去的包多目又折返了回来。

“是谁啊?”张小洛一脸莫名其妙。

“九师兄的师父,乃是当世剑圣余白灵!”包多目有些激动的说道。

“什么?”张小洛和秦仁再也坐不住了,剑圣余白灵的传奇故事,谁没听过啊。

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吕九的师父,竟然是余白灵!

他们,似乎错过了一场天大的机缘啊!

两人赶紧追了出去,但是已经没了吕九的身影。

“九师兄平时都会在哪?”

张小洛看着紧跟出来的包多目问道。

“不好说,九师兄很少在剑宗内,一个月都指不定回来一次。”包多目说道。

张小洛叹了口气,看来只能等了。

或者,直接去找余白灵?毕竟,吕九来找他们,是经过余白灵授意的。

可是,如果绕过吕九,直接去找余白灵的话,会不会被拒之门外?

张小洛和秦仁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等找到吕九再说。

长安城。

自梁都恢复长安城的称号后,其繁华程度,似乎更上一层楼了。

全国各地有不少富人,纷纷涌向长安,或是游玩小住,或是直接购置住宅。

长安城的地价,也是暴涨,一时间到了千金难求的地步,因为朝廷出手,限制了房屋和土地的买卖。

“怎么样了?还有房吗?”

长安城某个不起眼的小道上,两辆马车交错相会。

马车停下,马车上的窗帘被挽起。

其中一辆马车上,一名中年男子探出头来,朝着左右看了看,发现四周无人后,才敲了敲对面马车的车窗处。

很快,对面马车内也有一名中年男子探出头来。

“有!”后探出脑袋的那名中年男子回答道。

此人,是户部郎中鹿渊,正五品官员,不算大,也不算小。

关键是,他所处的这个位置,在这段时间,可是炙手可热的香馍馍啊!

长安地价疯涨,他利用自己的身份,没少从中牟取暴利!

甚至,他最近还开始干起私自买卖房屋的事来。

这事要是暴露了,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巨大的金钱诱惑面前,平庸了一辈子的鹿渊,当然抵挡不住。

而最主要的,还是他背后有人撑腰!

否则,就算给他三颗脑袋,他也不敢干这种事!

鹿渊背后的人,也是一位权倾朝野的大人物。

厂公魏鹤!

魏鹤曾是先帝的心腹,掌管大内一切事物。

威德二十九年末,也就是大梁先帝在位的倒数第三年,成立了以魏鹤为总管的缉事厂。

缉事厂的职责,主要是侦缉和搜捕那些犯了事的朝廷官员。

不过,只负责对五品及以上的官员进行缉捕,五品以下的,缉事厂去拿人,有些显得大材小用。

也正是缉事厂的成立,魏鹤的权力越来越大,厂公之名,深入人心,其残暴手段,闻之令人胆寒。

最典型的,是前朝三品府尹大人李明镜,先帝死后,魏鹤因私人仇怨,嫁祸李明镜收受贿赂。

随后利用各种手段,严刑逼供,让李明镜吐露了自己的“罪状”。

隔天,李明镜全府上下五十多口人,全被活生生的扒了皮,挂在缉事厂的广场上,直至晒成人干,才被拉去掩埋。

缉事厂的部分人亲眼目睹了这一惨状,那些被活生生扒了皮的人,有些还活着呢!

像个血葫芦瓢似的,在那旗杆上挣扎呜咽。

那场面,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所以,厂公魏鹤,是和刘相刘广成齐名的存在。

朝中文武百官,都知道这俩人不是个好东西,奈何就是拿这两人没办法。

就连当今陛下陈广泽,都拿这两人没办法。

这俩人手中握着的权力,实在是太大了,大到陈广泽随时有被架空的危险!

好在,军队的控制权,还牢牢把握在陈广泽自己的手中。

只要军队还在,魏鹤和刘广成就翻不出太大的风浪来。

“钱带来了吗?”鹿渊问道。

“带来了!”那名买房的中年男子,是潞州来的一位贾姓富商。

因为路途遥远,加上琐事缠身,故此来得晚了。

当他来到长安城的时候,朝廷已经开始干预房屋和地皮买卖。

好在,贾姓富商用金钱开道,买通了不少关系,才搭上了鹿渊这条线,然后从鹿渊这,买了一处宅子。

那宅子,不在长安城的中心,甚至有些偏远。

但按照现在这形势,买了绝对不亏!

过几天倒手卖出去,都有可能赚一番!

“直接丢过来!”鹿渊说道。

然而,贾姓富商却有些犹豫。

“怎么?还怕本大人赖账不成?”鹿渊见贾姓富商犹犹豫豫的,顿时有些微恼。

“不是!”贾姓富商一个激灵,立刻将钱袋子从车窗里丢了出去,丢入鹿渊的马车内。

鹿渊的马车内,响起一阵清点银两的声响,不多时,鹿渊从车窗内探出一只手,手上抓的,是一份地契。

贾姓富商立刻双眼放光,伸手去抓那地契。

可他却发现,鹿渊死死的抓住了地契,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鹿达人,您这是何意?”贾姓富商立刻戒备起来。

“记住,这事,不可外传!”

“不过,你若有伙伴想要购买宅子或土地,可以推荐他们来找我。”鹿渊叮嘱了两句,随后松开了手。

地契入手,贾姓富商也是松了口气,他的心一下子稳当了。

两辆马车朝着不同的方向,各自缓缓离开。

这一幕,无人瞧见,那就相当于从没有发生过。

“大人,可是回府?”车夫问道。

“去城外,老地方。”鹿渊说道。

说话的同时,鹿渊还把手伸出了车帘,手中抓着一张二百两的银票。

“多谢大人!”车夫连连道谢。

这车夫,是鹿渊的心腹,不然鹿渊也不可能带着他。

“长安怕是要不太平,这些钱,你拿回去安置你的家人,如果你见情况有些不对劲,随时可以跑路。”鹿渊说道。

车夫愣了一下,然后道:“小的明白。”

马车内的鹿渊叹了口气。

鹿渊何尝不知道,自己也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现在,他不过是厂公魏鹤的一个赚钱工具,等到风声紧了,私自买卖房屋的活计干不成了,他很可能被“封口”!

而所谓的“封口”,那就是“灭口”!

因为,只有死人的嘴巴,才是最严实的!

车夫驱车带着鹿渊,出了长安城,来到一处野地内。

鹿渊让车夫去把风,随后自己朝着一棵大树下走去。

鹿渊拿起一根枯枝,在大树底下开始刨坑。

不一会儿,就挖了一个六寸左右深的小坑。

咔嚓一声,枯枝折断了。

鹿渊知道,自己挖到了。

鹿渊小心翼翼的扒开泥土,露出了底下的一块木板。

等到鹿渊清理完所有泥土,那东西的全貌就露了出来。

那是一个一尺有余的木盒!

鹿渊从坑里拿出木盒,随后打开。

好家伙,木盒里面,满满当当的金银首饰,还有各种大额银票!

这里,就是鹿渊的私人小金库了!

自从他被厂公魏鹤找上门的那一刻起,他就在为跑路做准备了。

如今,钱财已经存的差不多了,这些钱,够他们一家人几辈子无忧了!

找个没人的地方,隐居起来生活!

“风声越来越紧,魏鹤估计要对我动手了。”

“不能再拖了!明日将最近一星期交易的款项交给魏鹤后,立刻走人!”鹿渊自语道。

“没错,不能再拖了。”

一道声音在鹿渊背后响起,把鹿渊吓的一激灵。

“谁?”鹿渊转过身来,随后就看到一群便衣男子站在他的身后。

在一旁,还站着唯唯诺诺的车夫。

“你们?”鹿渊看到这些人,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一声怕是要栽了!

“鹿大人,你的家人,厂公会好好照顾的。”为首一名便衣男子,抽出腰间大刀。

“你们是厂公的人!该死的魏鹤!这个王八蛋!”鹿渊咬牙切齿,千算万算,他还是晚了一步!

“上路吧,鹿大人。”

一道寒芒闪过,鹿渊的脖子处,多了一道血线。

鹿渊用力捂住自己的脖子,可是鲜血止不住的往外喷洒。

“干得不错,这些,奖励给你了”

为首的便衣男子,拍了拍车夫的肩膀,又指了指鹿渊私藏的那些金银首饰。

还没死透的鹿渊见到这一幕,顿时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车夫。

他的喉结不断滚动,想要说些什么,只可惜只有血沫子不断的从口中冒出,他一个字都没能说出口。

最终,鹿渊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上。

隔天,一道圣旨到了鹿渊府上。

鹿渊私自贩卖长安住宅的罪名成立,鹿府上下四十多口人,全部被流放。

而一个无名小子,顶替了鹿渊户部郎中的位置。

没有人清楚此人的底细,只知道这人是厂公魏鹤的人。

厂公魏鹤的人,自然没人敢过问,哪怕是陛下陈广泽,也只是叮嘱了那年轻人一句,要好好干,别丢了魏鹤的脸。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