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玄清卫 > 第2章 惨案

玄清卫 第2章 惨案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玄清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正午。

五羊城东,齐府。

一群差役将齐府大门封了,闲杂人等一律不许靠近。远远的可以从这些差役的脸上看到丝丝惶恐。

真正进出齐府院落的是一群穿着黑色锦袍腰间别着雁脊刀的玄清卫。

一脸阴沉的沈浩背着手快步进了齐府,身边的校令跟着给他介绍着里面的情况。

“报案的人是城东这边收夜香的曾老头。据他说他是寅正时分按规矩来齐府收头天的夜香的,可在后门等了许久却不见伙计开门,然后他就上去敲了门,结果发现后门是虚掩着的,推开后就看到一条大腿摆在地上......”

“第一批进入现场的是县衙里的三名当值差役,据他们所说他们当时接到报案后从后门进入的齐府,走到偏厅就不敢继续走了,吓得退了出来......”

“而后这三名差役以“大案蹊跷”为由通过县衙将此事上报到了玄清卫......”

沈浩刚一踏进齐府脚下就下意识的顿了顿,嘀咕了一句:“好重的腥味!”

穿过玄关,入眼便是一片腥味的来源:一具具被撕扯零碎的尸体散落地上、盆栽景观上、花草上......

人头被垒成京观,就放在玄关后面最显眼的中庭正中。

“可有活口?”

“齐府上下包括丫鬟杂役一共六十一口,无一活口,全都在这儿了。”

“啧,灭门啊。”沈浩眉头微微皱起,看着面前的京观明白自己这次又碰上棘手的案子了。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问道:“库房找到了吗?”

“找到了。齐家是做布匹生意的,摊子很大,家财丰厚,粗略清点了一下单是库房里的现银就不下一百万两。”

“嗯?听你的意思是库房里财物并无损失?”

“是的,我们找到的时候库房门锁无恙,没有人为破坏的痕迹,里面的财物也堆放有序没有被人翻检或者挪动的迹象。而且我从齐府账房找到一本流水账本,上面最新的结余额和库房里我们初步清点出来的财物数额基本吻合。”

沈浩眉头又皱了几分,杀人不求财?

穿过中庭,进到堂屋,这里面更是显得森然,即便是正午也让人不由的感到后背发凉:一根根大小不一的胳膊被整齐的码放在堂屋里的那张八仙桌上,血水顺着桌子淌下来流了一大摊。

“小旗,我们就是在这桌上发现的邪气。”

沈浩闻言点了点头,凑到八仙桌跟前,从怀里拿出一块正六边形的阵盘,上面刻着繁复的纹路,正是玄清卫里常见的“追邪盘”。

稍微鼓荡体内真元,沈浩手里的追邪盘上便亮起阵阵幽光,闪烁了一阵之后重新归于平静。

“嗯?三品邪祟?”沈浩熟悉追邪盘上每一分变化,刚才那一阵闪烁已经告诉他面前这张八仙桌周围的确残留了微量的邪气,而且是三品邪祟留下的。

沈浩皱了皱眉,问道:“五羊城周围可有三品邪祟出没的备案?”

“没有。属下也觉得奇怪,一头三品邪祟入城的话该不会只有一个齐家遭殃才对。”

“追邪盘不会有错。另外还有什么蹊跷的地方吗?”

“有,在偏厅和厨房。”

......

“这里......是厨房?”沈浩自诩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了,可当他走进齐府的后厨的瞬间还是有些感觉喉咙发苦胃里翻腾。

“小旗,仵作之前,呕,来过,这里面的杂碎全、全是人的内脏,噗。”校令即便已经来过一趟了,可眼前的场面实在过于血腥,让他不停的打着干呕。

沈浩理解的拍了拍校令的肩膀示意对方可以出去等他,自己却皱着眉头在后厨里仔细探查起来。

“碎尸,垒京观,脏器分离,还有胳膊......看起来的确像是那些邪祟的作风。”

再次祭出追邪盘,片刻后追邪盘显示这里和之前堂屋里的那股邪气一样,虽然很淡薄可的确是一头三品邪祟留下的。

“真的有一头三品邪祟溜进城了?可是......”

沈浩看着手里的追邪盘心头有些纳闷。虽然坚信追邪盘不会出错,可也正如先前那校令所说,邪祟这种东西可不老实,甚至可以称之为疯狂,绝对不会只是祸祸一个齐家就完事的。

“嗯?”

沈浩突然蹲了下去,然后拔出腰间的雁脊刀,刀光一闪,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片状物被他从地上的一滩血迹里挑了出来。

“这是......”

虽然被血液浸湿已经发黑了,但是沈浩还是分辨出这个片状物是一个纸屑,准确的说是一张没有烧尽的纸屑。

厨房里烧纸?

走到水缸边上,挑着刀,将刀尖上的纸屑在水缸里浸了一下,淡了上面的红黑血迹,之后沈浩的嘴角往上扯了一扯。

“是符纸......倒是有意思了。”

离开后厨,沈浩又到了齐府的一间偏厅。

偏厅里的场面同样悚然,一只只大小不一的脚板被扯下来像地砖一样铺在偏厅的地面上,晃眼看去居然还有种毛骨悚然的奇异协调感。

“小旗,清点确认这里面的脚正好六十一双,应该和之前堂屋里的那些手一样属于齐家六十一口人的。啧,这些邪祟太特么恶心了!”校令脸色有些发白,小声的咒骂了一句。

“恶心?呵呵,的确有点,不过更恶心的也不是没见过,反倒是我觉得很多时候人做的事比邪祟更恶心。”沈浩笑着摇了摇头,先一步走进了偏厅。

六十一双脚板听上去很多,可实际上并不能铺满多大的地方,何况齐家的偏厅也不小,只有正中间的那一片被覆盖上了。

比起之前在后厨里的发现,这间偏厅里除了同样被追邪盘感应到了微弱的邪气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深究的地方。

“小旗,齐府上下三处发现邪气的地方就是如此了,您可还有什么吩咐吗?”

“王校令,你有没有觉得这府中少了些什么东西?”

“啊?属下不知。”

“血。”

“什么?”

“你不觉得这齐府里的血迹太少了吗?”

沈浩指着地上残留着的斑驳的血迹继续道:“从进门开始,齐府里的场面看上去都极为惨烈血腥,可你没有发现吗?这里的场面虽然惨烈可不论是门口的京观和胳膊桌,还是后厨的那些脏器又或者这处偏厅里的脚板,实际上并不符合应有的出血量。”

校令闻言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思索了片刻,立马恍然道:“对呀!卫所里的《人细分》里讲过,一个成年人的血液要是全放出来的话能有七到十二斤,男女血量不同,和体重也有关系。如此算起来的话齐家六十一口人最少也该有四百来斤的血吧?就算放不干净,可尸体被弄得如此零碎,再怎么三百斤的血该是有的,这里似乎......远没有三百斤的血量!”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